<code id='mKiU13'></code><style id='mKiU13'></style>
    • <acronym id='mKiU13'></acronym>
      <center id='mKiU13'><center id='mKiU13'><tfoot id='mKiU13'></tfoot></center><abbr id='mKiU13'><dir id='mKiU13'><tfoot id='mKiU13'></tfoot><noframes id='mKiU13'>

    • <optgroup id='mKiU13'><strike id='mKiU13'><sup id='mKiU13'></sup></strike><code id='mKiU13'></code></optgroup>
        1. <b id='mKiU13'><label id='mKiU13'><select id='mKiU13'><dt id='mKiU13'><span id='mKiU13'></span></dt></select></label></b><u id='mKiU13'></u>
          <i id='mKiU13'><strike id='mKiU13'><tt id='mKiU13'><pre id='mKiU13'></pre></tt></strike></i>

          专家:劳教制度废止前的劳教决定仍具法律效力

          来源:蓝心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4-09 22:34:30

            数年前,“延迟退休年龄”一经学界、官方提出,就遭遇公众的巨大反对。此次重提“延迟退休”,究竟如何落实?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研究部副部长贡森认为,与数年前不同,现在,我国的劳动力人口的绝对总量已开始下降,企业招工难问题凸显。这意味着,“我国的经济条件、就业条件,已经具备启动延迟退休年龄的时机。”

            但同时,提高退休年龄,还需要有政策条件。贡森坦言,公众对“延迟退休”提出疑问,就是机关事业单位职工不缴费,退休后领取的养老金水平却非常高,而“一群不缴费的人,却让我们延迟退休,晚拿养老金”。“这从道义、法理上都说不过去”,贡森建议,国家要启动延迟退休年龄的改革,还应尽快出台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和企业的并轨方案。“当然,消除‘双轨制’,我们不能要求一步到位,但至少要拿出建设性的可执行方案,以表明政府的决心和诚意。”

            此外,贡森强调,延迟退休年龄的改革,不是一夜之间涨5岁,或涨10岁,而是一种渐进式的“延退”,可能平均到一年的退休年龄人群,只延长两到三个月。

            退休年龄提高后,延迟退休的老人还能否保障有合适的工作岗位?贡森提醒说,人社部应制定促进高年龄劳动人口就业的配套措施,从40、50人员就开始培训。

            亮点2 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

            全国统筹消除养老待遇差别

            10月21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下称人社部)副部长胡晓义向媒体表示,基础养老金的全国统筹方案正在研究制定,“既注重全国的统一公平又兼顾地区发展和生活水平差异”。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说,养老金全国统筹,是解决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地区间不公平、群体间不公平等诸多问题的改革突破口。

            郑秉文认为,实现养老金全国统筹,可以解决现有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碎片化,解决地区间的支付能力失衡;消除地方利益,养老基金有结余的省份,可以弥补养老金当期收不抵支省份的资金缺口,财政补贴的规模会下降,而财政资金的利用效率会提高。

            郑秉文认为,此次决定的一大亮点,在于提出了针对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精算平衡”原则。郑秉文说,长期以来,我国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不算细账,导致财政和保险制度本身边界不清。2012年,我国32个省级统筹单位中,14个省的养老保险基金,当期收不抵支,要靠财政补贴运转。而这种财政补贴养老保险制度的情况,在很多地区已是老问题。“希望中央提出‘精算平衡’原则后,能够督促主管部门算细账,找出制度存在的实际问题对症改革”。

            亮点3 取消双轨制

            全国统筹是消除双轨制契机

            《决定》中,已明确提出,要“建立更加公平可持续的社会保障制度”。然而,无论是学界,还是民间普通百姓,都公认“双轨制”长期存在,是目前我国养老金制度下的最大不公平。

            一个月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功成表示,消除双轨制应当是养老保险制度改革顶层设计、制度整体优化的核心任务之一。所谓“消除双轨制”,就是让机关事业单位也建立起与企业职工一样的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并承担相应的缴费义务,采取同样的待遇计发办法,真正实现养老权益的平等。

            郑秉文认为,实施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是消除“双轨制”非常好的契机。顺应全国统筹的进程,城镇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应大幅降低缴费率,事业单位职工、机关公务员全部参加此次改革,全国城镇一个制度。

            郑秉文说,消除“双轨制”的改革,现在已经到了一个关键的时间点,若因种种阻力再停滞,利益固化,改革将难再启动。

            ■ 专家建议

            方案1

            提出人: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研究部副部长贡森

            提高退休年龄的改革,不是一夜之间涨五岁,或涨十岁。而是每一年,只涨两到三个月。

            比如,我是1960年生人,60岁退休;1961年出生的人,将在60岁零两个月退休。这样,经过二三十年的延退,整个人群的退休年龄,将提高五岁。这样,对未来20年后退休的人,是延迟五年退休,但对临近退休的人,实际影响并不大。这种渐进式的延迟退休方案,对整个国家的就业形势来说,影响也非常小。

            方案2

            提出人: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风险管理与保险学系主任郑伟

            从2015年开始,每年的退休年龄提高一个季度,每四年提高一岁,如此积累,直至男女实际退休年龄可以达到60岁。郑伟预测,照此方案,大约20年后,延迟退休对弥补养老金缺口,维护养老金收支平衡,会起到一定效果。

            ■ 背景

            养老统筹基金缺口超2万亿

            按照研究机构的估算,我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个人账户缺口,超过2万亿。此外,和所有国家一样,我国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还存在隐含债务缺口。根据中国银行的研究,2030年,我国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隐含债务,大概相当于当年GDP的38%左右,到2050年相当于60%左右。

            我国现行法律规定,男性退休年龄为60岁,女性55岁。但日前,在第五届中国社会保障论坛上发布的《中国养老保险制度中长期测算及改革思路探讨》显示,目前,我国男性的实际退休年龄为56岁,女性实际退休年龄约50岁。

            ■ 他山之石

            美国:将领取全额养老金的退休年龄从65岁提高到67岁。

            韩国:今年起,领取养老金的年龄由60岁调整为61岁,2033年将提高至65岁。

            加拿大:将领取养老金年龄从65岁提高到67岁。

            发达国家男性退休年龄多为65岁左右,女性60岁—65岁;发展中国家男性多为60岁左右,女性55岁—60岁;根据国际劳工组织对160多个国家的统计,中国女职工50岁退休,是全世界最早的国家之一。

            ■ “延迟退休”的前世今生

            前世

            延迟退休只为男女平等

            2003年

            31位全国人大代表联名提交议案,认为男性60岁退休,女性55周岁或50周岁退休,妨碍妇女获取平等劳动权利的机会。

            2005年

            多位代表委员就退休年龄改革问题再次提交议案,并引起广泛关注。

            2006年

            全国政协提案组收到5份关于男女同龄退休的提案,北京大学法学院妇女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对男女不同龄退休的合宪性提出疑义。

            2007年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邮政公司总经理王观首次提出,“延迟退休对整个社会更为重要的作用是弥补社会养老保险基金缺口。”

            迂回

            首次提出养老金存“缺口”

            2008年11月

            人保部相关负责人称,有关部门正在酝酿等待条件成熟时延长退休年龄。

            2010年9月

            “是否应推迟退休年龄”再度引发热议。起因是人保部副部长王晓初表示,有专家指出到2035年中国将面临两名纳税人供养一名养老金领取者的情况。

            今生

            老龄化加剧“延退”成共识

            2012年

            我国劳动年龄人口首次下降;养老金个人账户缺口突破2万亿,14省份养老金当期收不抵支,延迟退休在国内学界和政府达成共识。

            今年10月21日

            人社部副部长胡晓义表示,官方考虑“延退”,更主要是老龄化大背景下,节约开始下降的有限的劳动力资源。

            今年11月7日

            贡森说,“我国劳动力绝对数量开始下降;一些地方和行业招工难问题凸显。经济条件、就业条件已具备启动延迟退休年龄的时机。”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魏铭言

            昨天下午,李某某等强奸案中被害人杨女士的代理律师对外透露,一中院将于11月19日不公开开庭审理李某某等强奸案件。随后,北京法院网的官方微博“京法网事”对外证实了这一消息。北京晨报记者从杨女士的代理律师处获悉,目前,李某某同其法定代理人以及另一位上诉人王某均未明确表达赔偿意愿。

            仍进行不公开审理

            昨天下午,李某某等五人涉嫌强奸案中受害人杨女士的律师田参军在其实名微博中称,该案二审将于11月19日上午9点在一中院少年庭不公开开庭审理。随后,北京法院网的官方微博“京法网事”对外证实“北京一中院将于11月19日依法不公开开庭审理李某某等五人强奸上诉一案”这一消息,但未透露更多细节。

            此前,该案原定于10月31日开庭审理,但在开庭前一天,一中院对外表示,“因上诉人一方在法院确定并通知开庭日期后,更换辩护律师,新更换的辩护律师申请延期审理。法院为充分保障被告人依法享有的辩护权和未成年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决定将案件开庭日期延后。”

            李某某等五人涉嫌强奸一案引发公众广泛关注。海淀法院9月26日上午对该案公开宣判。法院以强奸罪分别判处被告人李某某有期徒刑10年;王某(成年人)有期徒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魏某某(兄)有期徒刑4年;张某某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魏某某(弟)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

            判决做出后,10月11日,一中院对外确认被告人李某某及其法定代理人、被告人王某提出上诉。经对一审法院移送的李某某等五人强奸案的上诉材料和相关卷宗进行审查,一中院决定予以立案受理。

            被害人可能不参加庭审

            昨天下午,北京晨报记者致电田参军律师了解了开庭前的情况,田律师告诉记者李某某及其法定代理人以及王某提出上诉后至今,两名上诉人均未同其进行接触并商谈赔偿事宜,也未通过法官明确表达过这一意愿。此外,本次二审开庭前,并未召开庭前会议,因此其也不清楚两名上诉人的律师二审期间的辩护方向。

            北京晨报记者了解到,杨女士方面二审期间未提交新的证据,但此前有媒体报道李家此次二审开庭提交了一份新的视频证据,视频内容是律师按照整个事件的证人证言,将案发现场重新走了一遍,以通过自己的实践来驳斥此前认定李某某有罪的证言。例如,此前证言称,当时杨某掉入床和墙的夹缝,律师通过验证此处根本呆不下一个人。又例如,此前证言称,杨某被李某某等人拽着头撞向电视柜,律师通过验证认为电视柜的高度根本撞不到头等等。此外,李家还有一份专家意见向法院提交,并申请了此前的鉴定人出庭。对此,田参军表示,暂时不方便透露新证据的细节。

            田参军同时透露,尽管杨女士的情况已经有所好转,但杨女士目前的状况仍不宜参加法庭审理。当记者问到如果两名上诉人庭审期间表示愿意赔偿并道歉,杨女士是否会接受时,田参军表示“目前尚未就这一问题同杨女士进行沟通,庭上如有此类情况,会及时同杨女士进行沟通并征求其本人的意见。”

            【看点】

            《决定》提出:确保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检察权。推动省以下地方法院、检察院人财物统一管理,探索建立与行政区划适当分离的司法管辖制度。

            新京报讯 昨日,《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关于司法改革的部分主要着力在两个方面: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检察权以及健全司法权力运行机制,《决定》指出,推动省以下地方法院、检察院人财物统一管理,探索建立与行政区划适当分离的司法管辖制度,保证国家法律统一正确实施。

            专家称,这意味着很可能以后省级以下地方法院检察院将实行垂直管理,将彻底与地方党委政府脱离。

            司法改革效果不好因碰到利益藩篱

            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检察权并非首次提出,早在1997年,党的十五大就已提出“推进司法改革,从制度上保障司法机关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和检察权”。

            《法制日报》撰文指出,司法改革在这方面取得的成效并不令人满意,归根到底是因为这项改革碰到了利益的藩篱,遇到了思想观念的障碍和体制机制的制约。

            改革核心是司法去地方化行政化

            此轮司法改革也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之前就已展开,10月28日,最高法公布了《关于切实践行司法为民大力加强公正司法不断提高司法公信力的若干意见》,意见要求抵制各种形式的地方和部门保护主义,坚决排除权力、金钱、人情、关系等一切法外因素的干扰,院长、庭长行使审判管理权将全程留痕,以约束和监督院长、庭长的审判管理权。意见的核心就是以司法去地方化、去行政化来深度推进法院独立审判。

            与此同时,最高法还表示,将于近期出台防范刑事冤假错案工作机制的意见。要从工作机制上防范冤假错案,各级法院的管理模式和组织方式也必然会出现大的调整。

            ■ 焦点

            1 司法部门财权或与地方“脱离”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认为,《决定》在司法体制改革方面句句戳中要害。

            他表示,为了保证法院、检察院能够独立行使审判权检察权,决定中专门提及推动省以下地方法院、检察院人财物统一管理,探索建立与行政区划适当分离的司法管辖制度。这是司法领域在管理体制上的重大变革。以往,地方法院、检察院的人财物主要由地方党委政府管理,法院、检察院的财政是由地方政府统一划拨,这直接导致了从体制上来讲法院、检察院与地方党委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从客观上地方党委、政府对法院、检察院审判和办案容易形成干扰。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表示,省以下地方法院、检察院人财物统一管理意味着,很可能以后省级以下地方法院、检察院将实行垂直管理,司法部门将彻底与地方党委政府脱离。这将有效提升司法部门的独立性,确保公正审案和办案。

            2 《决定》向司法行政化“开刀”

          编辑: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8 by http://www.lans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