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jLK7pco8tk'></code><style id='jLK7pco8tk'></style>
    • <acronym id='jLK7pco8tk'></acronym>
      <center id='jLK7pco8tk'><center id='jLK7pco8tk'><tfoot id='jLK7pco8tk'></tfoot></center><abbr id='jLK7pco8tk'><dir id='jLK7pco8tk'><tfoot id='jLK7pco8tk'></tfoot><noframes id='jLK7pco8tk'>

    • <optgroup id='jLK7pco8tk'><strike id='jLK7pco8tk'><sup id='jLK7pco8tk'></sup></strike><code id='jLK7pco8tk'></code></optgroup>
        1. <b id='jLK7pco8tk'><label id='jLK7pco8tk'><select id='jLK7pco8tk'><dt id='jLK7pco8tk'><span id='jLK7pco8tk'></span></dt></select></label></b><u id='jLK7pco8tk'></u>
          <i id='jLK7pco8tk'><strike id='jLK7pco8tk'><tt id='jLK7pco8tk'><pre id='jLK7pco8tk'></pre></tt></strike></i>

          电游网

          来源:蓝心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4-09 23:34:34

            为找到当天在天鹅湖拍摄的团队,记者昨日与合肥多家婚纱摄影店进行联系。一些婚庆公司工作人员称,近日确实有情侣选择去天鹅湖进行拍摄,但由于具体业务是摄影师操作,且照片还没出来,目前还不知道有没有以鸽子为背景的拍摄。当天中午,记者来到天鹅湖公园,工作人员说,并不知道当天发生的事。不过,若遇到类似事件,会进行提醒。

            【专家观点】

            说是“放生”实为杀生

            在合肥市野生动物园副园长江浩看来,所谓的放生做法,让人遗憾,“口头上说放生,实际上却成杀生”。

            江浩说,鸽子并非国家保护的野生动物。由于鸽子需要经人工饲养,缺乏野外生存能力,“若简单把这些鸽子放生,大部分最后都会冻死或饿死”。他觉得,为拍摄美好场景而购买鸽子,本身没有可指责的地方。但事先应该考虑一个更妥当的处理方法,江浩说,比如让饲养鸽子的专业人员将鸽子收回等等。

            市民做事应有责任意识

            安徽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王云飞说,这事看似小,但至少说明三个问题。 “放生者的做法不妥当。 ”王云飞说,拍摄完毕,他们有义务把问题妥善解决好。但由于缺少保护意识,就将鸽子丢弃,引发哄抢。王云飞说,市民去抓鸽子,虽然无可厚非,但一哄而上的做法让人难堪。王云飞觉得,此事虽小,但也应引起附近管理者重视,“他们若能第一时间介入,让‘放生者’妥善处理好鸽子,就没有后面的事了验”。(戴文静 周丝韵 李进/文 刘职伟/摄)

            【网友观点】

            菜鸽就是吃的

            @shaguazhanghao:人尽其能,物尽其用!这些鸽子不吃了岂不浪费!?

            @秋月朗:你看到菜市卖鸡的、卖鸽子的有何感想?如果那批鸽子仅仅是他们拍完照后遗弃的,就更应该平静的对待这件事,它或许还帮助了某些家庭。

            请善待生命

            @快乐时光bj:谁能想到这么美的开始,结局却那么惨?

            @LINHAI:请善待生命!让每一个生命都能平等美好的生活。

            @looker8778:如果没有定时喂食的人员和设施就说放生,其实就是丢弃,不要拿放生说事!

            实行了30多年的计划生育政策终于有了松动迹象!国家卫生计生委昨晚表示,这是我国进入21世纪以来生育政策的重大调整完善,顺应了群众期盼。专家也表示,放开“单独二胎”不会导致人口暴涨。

            改革新举措

            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逐步调整完善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

            我国现行

            生育政策

            一孩政策

            包括绝大多数城镇居民;北京、天津、上海、江苏、四川、重庆6省(市)的农村居民。

            一孩半政策

            指农村夫妇生育第一个孩子为女孩的,可以再生育一个孩子。包括河北、山西、内蒙古、辽宁、吉林、黑龙江、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东、河南、湖北、湖南、广东、广西、贵州、陕西、甘肃等19个省(区)的农村居民。

            二孩政策

            各省(区、市)都规定,双方均为独生子女的夫妇可以生育两个孩子;部分地区的农村居民普遍可以生育两个孩子,包括海南、云南、青海、宁夏、新疆等5省(区)的农村居民。天津、辽宁、吉林、上海、江苏、福建、安徽等7省(市)规定,一方为独生子女的农民夫妇可以生育两个孩子。

            三孩政策

            指部分地区少数民族农牧民可以生育三个孩子。包括青海、宁夏、新疆、四川、甘肃等地区的少数民族农牧民,海南、内蒙古等地前两个孩子均为女孩的少数民族农牧民,云南边境村和人口稀少的少数民族农村居民、黑龙江人口稀少的少数民族居民。

            特殊政策

            西藏自治区实行特殊的生育政策,藏族城镇居民可以生育两个孩子,藏族及人口稀少的少数民族农牧民不限制生育数量。

            解读

            当初

            不实行计划生育

            我国人口将达18亿

            国家卫生计生委介绍,20世纪70年代以来,为控制人口过快增长,提高人口素质,我国全面推行计划生育,将计划生育确立为基本国策。实践证明,国家实行这一政策是完全正确、符合国情实际的。

            卫生计生委新闻发言人毛群安表示,40多年来,我国由于计划生育累计少生了4亿多人,大大减轻了人口过快增长对资源环境带来的压力。我国人口出生率由1970年的33.4%。下降到2012年的12.1%。,人口自然增长率由1970年的25.8%。下降到2012年的4.95%。,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妇女总和生育率由1970年的5.8下降到2012年的1.5至1.6,达到了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

            毛群安说,如果当初不实行计划生育政策,现在我国人口恐怕要达到17亿至18亿,人均耕地、粮食、森林、淡水资源、能源等将比目前降低20%以上,不仅资源环境难以承载发展的需要,而且经济社会发展也不可能达到现在这个水平。

            现行

            政策不变

            将导致严重社会问题

            卫生计生委表示,调整完善生育政策顺应群众期盼。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我国城乡居民生育意愿发生明显变化,通过调整完善生育政策,将促进出生人口性别比恢复正常水平,改善家庭人口结构,增强家庭抵御风险能力和养老照料功能,更好地促进家庭幸福与社会和谐。

            同时,逐步调整完善生育政策,可以延缓人口老龄化速度。近年来,我国人口老龄化加速,今年年底,60岁及以上老人将达到2亿。而2025年、2030年将分别达到3亿和4亿。如维持现行生育政策不调整,几十年后劳动年龄人口锐减,老年人口比重过大,势必严重影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活力和国际竞争力。

            未来

            放开二胎

            不会引起人口爆炸

            在放开计划生育这个问题上,业内一直存在巨大争议,争论的根源问题就在于——放开生二胎究竟会多生多少人?会不会出现人口大爆炸?

            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广州表示,曾有数据说,放开二胎的话,生育率大概会反弹到4.4。“我们也相应做了一个研究,我认为这种可能性几乎是零。中国妇女总量3.8亿,已生育的妇女为2.59亿。其中,已生育二孩的约1.2亿,未生育二孩的约1.39亿。1.39亿未生育二孩的妇女中,40岁及以上的有0.47亿,40岁以下的仅有0.92亿。如果放开二孩的话,比较可能的新生人口大概接近2000万左右。”

            实际上,即使没有计划生育,生育率也不会大幅上升。在全国全面实行计划生育的20世纪80年代,有4个地区作为试点,没有实行计划生育,分别是甘肃省酒泉、山西省翼城、河北省承德、湖北省恩施。经过20多年的观察,这些地区的生育率也就在1.8左右。较宽松的生育政策并没有引发人们所担心的较高的生育水平,想要3个或更多孩子的家庭已经微乎其微。

            人们只想要1个孩子的原因,一是提高生活质量,二是保障孩子教育;想再生第2个孩子的主要原因是降低养老风险和给孩子找个伴。

            既然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已经撕开了一点口子,那未来会不会全面放开,让所有家庭都可以生育二胎?专家认为,至少未来10至15年,中国还不会完全放弃计划生育政策。至于从单独放开到全面放开需要多久历程,则要看第一阶段实施效果。

            调研

            约半数“单独”

            愿意生“二胎”

            国家卫生计生委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人口学院教授翟振武介绍,“单独”二胎政策全面落实后,在全国范围内,将影响1500万至2000万人,他们是一方独生子女,且已育有一个孩子的育龄夫妻。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前期开展的生育意愿调研,上述1500万至2000万符合生育新政的夫妇,大约50%至60%愿意生育第二个孩子。

            由于我国此前实施城乡有别的计划生育政策,农村的独生子女远少于城市。因此,翟振武说,此番“单独二胎”新政,影响的主要是城镇育龄夫妻。不过,对于不同地区不同城市,“单独”夫妇的生育意愿也并不相同。翟振武介绍,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二孩”生育意愿较低,但在中小城市,符合条件的夫妇,很多都希望新政尽快实施,以合法生育第二个孩子。

            追访

            “生二胎”

            幸福又纠结

            “单独”家庭可生二胎的消息引发了强烈的社会关注,但民众的反应并不像想象中那样呈现出“一边倒”的兴奋和期待,而是陷入了既幸福又纠结的两难选择。

            36岁的宗女士已经眼巴巴地盼望了好几年,早在三四年前,她就曾听到过计划生育有望放开的风声,如今,消息终于落定,她也可以实现再生一个的夙愿了。她一脸幸福地告诉记者:“在我们那一代人,每家都有好几个兄弟姐妹,大家互相帮助、互相照顾,气氛特别融洽。而现在独生子女会很孤单,也容易形成孤僻、自私、独立性差、依赖性强的特点,所以我一直想再生一个跟女儿做伴。”她已经打算马上着手做怀孕的准备。

            今年30出头的小李夫妇也是一对“单独”家庭,他们对此却不以为意,听到这个重磅消息时一脸愁容地说:“还生俩呢,生一个都快养不起了。”这对小夫妻的儿子还不满周岁,但他们说,现在就已经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孩子的奶粉、衣服、玩具等等的价格都高得吓人,生活并不富裕的他们对这些现在还能勉强应对,但将来孩子上了学,就要面对高昂的择校费、培训费、活动费等等,“俩人的收入可能还不够孩子一个月的花销呢”,小李的语气里透出一股无奈。代丽丽

            24岁的王先生在省城某公司做饮料推销员。昨日9时30分许,他回到淝河路文昌雅居的租房处,发现卧室里的手机和两箱饮料不见了。他怀疑与他合租的隔壁小许有嫌疑,于是报警。

            昨日9时许,王先生发现卧室里的东西不见后询问合租的小许,不料其只说了一句“不知道”。王先生心中有疑便报警。而另一房间的租客小玲也表示,她也发现自己几天前新买的文胸、内裤不见了,“卫生巾好像也少了”。虽也有疑心是小许干的,但因丢的东西难以启齿,只得作罢。

            当日9:55,辖区派出所巡控民警赶到并一再要求后,小许打开了卧室,民警查看发现,王先生的物品果然在小许屋内,而且从其枕头下,还发现了文胸和内裤。“这两件正是我买的。 ”小玲说。当日10时许,小许的姐姐在辖区派出所表示,弟弟目前没工作,因一直有自卑心理,刚谈没多久的女朋友也提出了分手。小许接受警方调查时,承认自己的畸形心态跟感情受挫有关。(安徽商报 记者 吴洋)

            中新网11月16日电 据新西兰天维网援引NZ Herald消息,中国移民在新西兰的历史由来已久。尽管最初的中国移民能够享受到的移民权利十分有限、备受种族歧视和主流社会的排挤,但一路奋斗一路抗争,越来越多的中国移民在这里过上幸福的生活。

            近日,生活在新西兰的中国移民Lim Sun Ngan(Betty)向NZ Herald讲述了自己的移民故事。以下,是来自Lim Sun Ngan的自述。

            1939年,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我和母亲一同来到新西兰。当时,我们是战争难民,从日据时代的中国出逃,投靠已身在新西兰的父亲。

            当时,我的父亲Lim Hong已在这里生活了约20年,他是一座商用果园的工人,每逢时间情况允许,他就会返回中国看望我们。而和他一起在新西兰工作的,还有我的爷爷Lim Ping。

            最初,中国的妇女和孩子是不得入境新西兰的,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大批中国男人不得不与妻子儿女分开,独身前来新西兰。

            这一状况,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才出现改变。

            早年间,中国移民在新西兰的日子的确不好过,我爸爸一直这么说。但从我来到新西兰至今,却从未有过这种感觉。我来到新西兰的时候,只有7、8岁大,一来到这里,我就被送去小学上学,而当时,我一句英语都不会。

            那是Ohakune的一所修道院小学,初来乍到的我,难免感觉孤单。事情也许是由棒棒糖开始好转的——当时,我带着一大堆棒棒糖去到学校,分给别的小朋友们。

            后来有不少人问我是怎么学会英语的。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看着周围的小朋友们,慢慢就自然而然地掌握了这门语言。

            在我的学生时代,课余和周末时间我都会去果园帮忙。到现在我还记得那时候年幼的我负责拾拣起枝叶和树桩,把它们规整放到爸爸的马车里。

            那时候,在Ohakune,当地的农民会分给中国移民一小块灌木丛生的田地,农户们只要将这些灌木清理干净,就能免租使用这片田地若干年。而这种“交易”的麻烦在于,中国农户们费劲心血,将原本荒蛮的土地变成肥沃的农田,但在若干年后,农户们却不得不就此两手空空的离开。

            1948年,我的爸爸就遭遇了这样的麻烦。当时,他在Mangere买了一小片有温室的田地准备种植葡萄,于是我们便举家搬迁到了奥克兰。而在此之前,爸爸对葡萄的种植可谓一窍不通。

            后来,我爸爸在Pukekohe买下了一座稍大些的花园,方便他的爱马Ginger活动休息。Ginger年迈离世后,父亲怎么也舍不得把它送走,于是借来了一辆推土机,把它的尸体埋在了这里。

            也就是那段时间,我第一次遇见了我的丈夫Young Kai Jue (KJ) 。当时,他从奥塔哥来到Pukekohe,探望他的表亲。1955年,我们结了婚,在Balclutha附近的Stirling定居,KJ的父亲是那里的一名种植者。我们的儿子Gary就是在那里呱呱坠地的。

            1957年,我们在Bombay买下了一片约30英亩(约12公顷)的果园,自那之后,我们就一直在那里生活。虽然如今我们已经退休,但我们仍然深爱着果蔬种植事业,不仅是因为我们以此维生,更因为关于它的一切都非常有趣——你需要在户外工作,你可以和其他的伙伴们一同耕作,甚至边干活边闲聊,你也可以安排自己的工作节奏。

            此后,我们又诞下了三个孩子,都是女儿。她们分别是Sharon, Leanne和Teresa。和Gary一样,每逢课余时间和周末,她们都会来果园里帮忙。

            当然,孩子们也有其他的课余活动。Sharon想要养马,于是我们圈出一小块不适于种植的田地,围上栅栏,让她饲养马匹。我们还给她买了一架钢琴。

            直到1974年,我们才购入第一台电视机。

            由于忙于商业种植,我的闲暇时间并不多。当地的邻居们都非常热情友好,他们总是邀请我一起打高尔夫,但我却不得不告诉她们,我是真的没时间。

            事实上,果蔬种植并不是一项能让你赚大钱的职业。因为各种种植成本总在不断上涨,果蔬产品拍卖销售的方式停止后,如今,你必须自己的产品销售给代理商,再经由他们分销给零售商。

            大部分的分销商和种植者都很好打交道,而且礼貌公平待人。其实这就是我所希望得到的一切——被友善和公平的对待。我一直认为,别人在背后怎么议论你,其实并不那么重要。

            如今,我们已经完全适应Kiwi式的生活方式,而与此同时,我们也与在中国的家人保持着联系。算起来,在新西兰生活50年后,我们才首度回了一次中国。

            1980年代的某一年,一位朋友从加拿大打来电话,说她准备回国一趟,问我们愿不愿意一同前往。随后,我们带着最小的女儿,回到我们出生的地方——广东省的一个小村落。

            时隔50年后再返乡,一切都变了。原本的村落都变成城市,如果不是被人带领指引,已经丝毫看不出旧日的影子。此后一年,我们又回了2次国,而每次返乡,家乡就又变了一个模样。

          编辑: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8 by http://www.lans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